欢迎光临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

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

热点关注

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拆迁资讯 > 热点关注 >

苏州拆迁“孤岛”调查:红色别墅群中的"钉子户

2014-03-24 22:4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这是一座拆迁造成的‘孤岛’。”最初发布照片的论坛里,有人这样说。  上周,现代快报记者来到苏州市吴江区瑞景国际小区,试图了解“孤岛”的过往和现在。  孤楼  别墅群中的异类  小楼看起来比照片上要大一些,一共两层,保留着几年前“农村自建房”的某些特征——墙壁上保留着水泥的原色;黑色瓦片堆砌成顶;除了前面的窗户用了铝合金,其他的窗上,大部分使用的还是相对便宜的铁结构。  如果放在吴江的其他村庄,这幢房子并不逊色,但跟它如今的邻居们比起来,它远远不够看。  小楼的三面,都是“新邻居”。这些统一制式的三层别墅,每一个都有“小灰楼”的三个大小,它们的脚下是齐整的草坪,大门是新款的防盗门,往上看时,窗户的大小恰到好处,二楼留了不小的露台,三楼红色的顶上则有一块平台——这是为太阳能热水器留下的。  小灰楼周围的绿地要大得多。这块绿地上,种了蔬菜和粮食,更多的则是杂乱无章的草木。  在最新的地图上,小灰楼和它光鲜的邻居们是一个叫“瑞景国际”的整体,它是一个刚开发不久的小区,号称“85万平方米国际社区,有别墅、洋房、小高层、高层景观住宅。”  但不管在远处,还是近处观看,都能感觉到小灰楼和周围的绿地确实恰如“孤岛”,前后是围墙,左右两侧,则是建筑垃圾堆起的土堆,和一条大概2米宽的景观河。  晴天时,河道里没有水,水泥铺就的河底铺着厚厚的尘土,小灰楼的主人庄龙弟一家经常从河道穿过,外出或者归来。  坚守  七年,出门不易,水电也会断  在网上的这组照片中,有一张庄龙弟母亲推着三轮车从及膝的河水中走过的图片。  “其实那天正好下了雨,要不然河中没有水。”42岁的庄龙弟说。这条景观河里一直没注水,前段时间梅雨季节,由于雨量大,景观河有了大概到脚踝深的积水,“可能我的母亲推着三轮车恰好淌水而过被人拍了下来。”庄龙弟说,后来,开发商和物业公司派了人来到河边,把水抽干。  在“孤岛”上生活着的,是没有结婚的庄龙弟,他的父母以及他的侄子庄马年。  “从开始拆迁到现在,我们在这里挺了七年了!”庄龙弟说。  2006年,吴江区松陵镇庞杨村10组开始拆迁,村民庄龙弟在拆迁之列。如今7年过去了,他的乡亲们早已搬走,他却依然在坚守。随着周围房屋的开发建设,庄家的生活质量正在变差。  最近的几年时间里,他们吃自己房屋周围种植的蔬菜和粮食,多余的产出,则由年迈的母亲用三轮车运出去卖。庄家人说,除了政府对于老年人的补贴,卖菜是这个家庭的主要收入。  不过,随着周围建筑物的修建,出门的路越来越不好走——如今,他们不得不推车走过干涸的河道,再骑车上路。  而且,庄龙弟一家人也曾经遭遇过断水断电。庄龙弟说,几年前开始拆迁之后,家里的供水供电就不正常。有时候水管被挖断,有时候电又没了。  双输  双方都有动摇,但依然坚持  如今,曾经庄龙弟的邻居们,早就已经搬进了附近一座叫“城南花苑”的小区,这座拆迁安置小区内,大部分建筑都是三层楼房。在这里,有很多人都是来自庞杨村的,他们大多认识庄龙弟一家,在他们看来,这一家人的想法,难以理解。  “这里的规划多好,环境也好,而且,涨价也比原来快。”一位城南花园的居民说,城南花苑是当地比较大的安置地块。如今房子价格与2006年相比也已经涨了3倍多——当年造价28万左右的房子现在要卖80多万。  而且,因为拆迁分到的安置房多,小区里的拆迁户大多都做起了出租房生意,这两年外来务工人员越来越多,他们获利颇丰。  庄龙弟对此不无羡慕。“那里蛮好的。”庄龙弟小声说话时,他的母亲也插了嘴,“想搬呢,现在天太热了,这里不舒服。谈好条件就要搬了!”  而对于“瑞景国际”的开发商来说,钉在小区里的庄家,也直接影响了他们的销售。  在小区的售楼处,一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小区内联排洋房的每套价格在300万左右,多层和小高层均价在7000元/平米左右,在当地属于高档小区,但庄龙弟家的这幢“钉子楼”有碍观瞻,“经常有人来看房,一看到这个情况,询问一下然后扭头就走了。”  不过,虽然双方都意识到了“双输”的状况,却都不愿意低头。  起因  一是因为侄子,二是因为价钱  “我不搬走,是因为我侄子的拆迁问题没谈拢,谈不拢他的,我的也不谈。”庄龙弟说。  2006年,村里拆迁时,庄龙弟的侄子庄马年家发生意外,庄马年的父母去世。不过,由于事先已经签好拆迁协议,庄马年依然可以拿到两块重新安置的宅基地地皮。但由于“庄家人没接到参加抓阄选地皮的通知”,庄马年认为没能拿到中意的地块,这直接引发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坚守。  数年来,当地动迁办、村里、拆迁公司曾一直和庄龙弟谈判,但庄家人一直不满意。庄龙弟说,去年9月,他和侄子好不容易看中了一块地皮,但随后动迁办就没有了下文。  “先解决我侄子的问题再说。”庄龙弟每次都“咬定青山不放松”。  但庞杨村现任村主任杨元林则表示,这事实在怪不了别人。  “当时选地皮时的确是抓阄,但庄马年家中出了意外,无人到场,于是按序安排了一块200平米的地皮给他。现在这块地皮还空着。”杨元林说,其实庄龙弟的拆迁问题和庄马年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庄龙弟拆迁安置是按照独户处理。但庄龙弟“捆绑”了庄马年,在协商过程中,绝口不提自己的拆迁问题,他的房屋,到现在甚至都没有经过评估。  “去年9月,村里确实带着庄龙弟、庄马年去挑选另一块地皮,但他们竟然选了一块绿化用地,说那里临马路,将来可以开店铺。”说起这事,杨元林就不断叹气。  这位村主任认为,庄龙弟不愿意迁走的另一个原因是,嫌拆迁补偿款太低了。“三四年前他就要求除了安置宅基地地皮,还要补偿80多万。”  杨元林说,这不可能满足。  解决  双方仍愿对话  “只能继续谈。”苏州市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动迁办主任张凌健表示,因为中央和上级政府屡次强调不能强拆,因此绝不可能突破底线强拆。他介绍,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共有23个村,自2006年涉及拆迁1万1千多户,95%以上的人家都顺利拆迁。  在网上获悉庄家每天“过河”回家后,动迁办迅速责成开发商将景观河中的积水全部抽干,并且清理整理住房周边环境。“动迁办还派人与开发商协商,让庄家从那里接了一根电线,现在都是免费用电。”张凌健说。  不过,张凌健也认为,“钉子户”提出高额补偿要求,如果一一答应了,违反政策,更加有违公平性,无法向早拆走的村民交代,还可能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目前对于这种“钉子户”,唯一的选择只能是“继续谈”。  “有没有结果这个还真不好说,实在不好拆就只能不拆了。”张凌健透露,像庄龙弟所在的地块,大约占地4亩,拆迁在前,拍卖给开发商在后,这块地拍卖时就未收取开发商的土地出让金。目前开发商也在找庄龙弟谈判,希望可以直接把地皮买下来。  据悉,在这个开发区,类似庄龙弟情况的还有好几户,他们超过5年以上都没有完成拆迁,有的,还位于公共设施、公用工程建设等公共事业的地块上。  “我们不回避这些问题,还是尽可能去想办法,去协商解决。”张凌健希望,拆迁户也能换位思考。

北京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所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得视为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或引用该等文章的任何内容,请注明出处、作者。如您有意就相关议题进一步交流或探讨,欢迎与值班律师联系(13811021399)。

-法律不是冰冷的-

是你能感受到的温度

你的点赞与分享,是希望,是爱

让我们变得更美好

约我?请给张波律师留言

扫一扫添加:张波拆迁律师公众帐号

图片上长按识别二维码与张波律师做朋友

 
姓名:
留言标题: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主办全国各地征地拆迁纠纷案件

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版权所有 华盛律创法律咨询中心 Developed by www.ilaws.cn 备案号:京ICP备12044275号-1

总机:010-82278828 咨询热线:13811021399 邮箱:kczhangbo@sina.com

010-82278828 工作日:0:00-24:00
周 末:0:00-24:00
中国征地拆迁律师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