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

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

拆迁文书

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拆迁互助 > 律师文书 > 拆迁文书 >

XX诉XX市XX区公安分局行政不作为案 一审代理词

2014-07-02 18:30    作者:拆迁律师    来源:拆迁律师事务所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肖兰的委托,指派曹星、李利律师担任本案的诉讼代理人,参加本案诉讼。代理人通过调查了解及今天的开庭审理,已经对本案的事实有了较为清楚的认识。现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评议时参考,并期望得到采纳。
 一、原告对涉案房屋及财产享有合法的权利
户口本、业主委员会的通知、唐文菊的证言(1984年秦宻村一组按照农村人口统一划分宅基地,统计的农村户口有杨秀华、肖兰、肖萍、肖玉梅),上述证据均表明原告对涉案的房屋享有合法权利。
 二、被告的法定职责
被告作为唯一的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预防、制止违法犯罪活动的国家机关,负有对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查处,保障公民人身和财产不受非法侵害以及对违法犯罪行为人给予法律制裁的法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条规定:“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罚违法犯罪活动”;第六条规定:“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按照职责分工,依法履行下列职责:(一)预防、制止和侦查违法犯罪活动;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对公民的报警案件,应当及时查处”。
 三、被告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1、被告未履行预防违法犯罪活动的法定职责。被告在收到原告的人身财产保护申请后,未及时采取任何措施预防违法犯罪活动,未依法履行预防违法犯罪活动的法定职责。
在面临多次威胁,房屋可能会被强拆的情况下,原告向被告提交了人身财产安全保护申请,被告在接到原告的求助申请后,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六条的规定采取预防违法活动的措施,预防违法犯罪活动的发生,但被告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包括确认、核实申请人的请求、调查了解情况,打击不法行为以及采取有效措施预防违法犯罪活动等)致使违法分子的违法活动顺利得逞,被告未履行预防犯罪的不作为行为直接导致了原告的合法房产遭到非法破坏的严重后果。
2、被告未履行制止违法犯罪活动、对违法犯罪活动进行立案查处、对违法行为人追究法律责任的法定职责。
2013年9月12日原告报警当天,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及时出警以及到达案发现场情况(对于到达现场的事实仅有接出警记录以及部分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对于真实性、合法性无法核实)被告答辩称其当天已经出警到达现场,展开了调查工作,证明其当天出警并展开调查的证据却无法向法庭提供,除了城北派出所自己制作的接处警登记表以外,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当天到达过现场,如果其已经出警,为何没有向当天一直在现场的本案的关键证人杨华秀调查核实有关情况?没有询问报警人?没有制作询问笔录?也没有及时联系报案人反馈其调查情况,给报案人一个说法呢?原告质疑,既然房屋已经被拆除了,作为公安机关负有全面调查取证的义务,公安机关是否应当对其所述这一事实举证证明,提供更有说服力的物证、书证、及现场检查、勘验笔录等其证据呢?既然被告已经到达案发现场,为何连房屋被拆除后的现场情况照片及检查、勘验笔录都没有,而是要通过事后的证人证言去证明自己到过现场?且代理人注意到公安机关在询问吴先贵等证人时,办案人员都在反复提问:公安机关人员有无出警?什么时间到的?这么询问的目的是什么?被告认定荷花池街13号附33号户主杨华秀同意拆迁,所以不存在毁坏房屋的证据全是来源于其他证人证言所述,为什么被告没有在案发当天或者事后向杨华秀本人核实这一情况呢?案发当天反映被告积极履职的证据在哪里?反映被告按照程序要求合法、及时、客观、全面调查取证的证据又在哪里呢?
《110接处警工作规则》第十八条规定:“对接报的规模较大、行为方式激烈的群体性事件,应当立即报告分管负责人,并按照工作预案和分管负责人的指示,派警赶赴现场,控制事态,协助有关部门做好缓解、化解矛盾的工作,尽快平息事态。”;第二十四条规定:“处警民警到达现场后,应当根据有关规定对警情妥善处置”。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对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时,应当全面、及时、合法地收集、调取证据材料,并予以审查、核实”;第六十七条规定:“对于违法行为案发现场,必要时应当进行勘验,提取与案件有关的证据材料,判断案件性质,确定调查方向和范围”。
从以上法律规定可以看出,即使被告在案发当天及时出警,也应该履行相关的法定义务,被告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及时到达案发现场。原告认为被告完全有条件也有必要提交当时在现场拍摄的照片以及制作的检查、勘验笔录,以证明其及时、有效的履行了法定职责。被告对于公民报警的案件没有按照《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的要求合法、及时、客观、全面的调取证据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既然法律对此有明确的规定,被告作为法定的国家机关就更应该积极的遵守和执行。法律规定被告的法定职责和办案程序都非常清楚明确,而在本案中,被告全然不顾该程序规定的办案程序,对案件事实、对案发现场不采取任何有效的调查取证措施。且根本没有及时出警采取有效措施制止强拆原告房屋的违法行为、没有救助、没有查处、没有平息事态,没有妥善处置,更没有按照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办理案件。
四、原告房屋遭遇强拆的性质属于民事纠纷引发的刑事犯罪,属于被告的法定管辖范围
1、从房屋的产权关系来分析
拆迁房屋的产权为原告及家人共同共有,杨华秀签署协议的行为并无其他家属授权及追认,因房屋是用来共同居住的场所和空间,所以部分产权人单独签署拆迁补偿协议不仅侵害了其他产权人对房屋的处分权也严重影响到了其他产权人的居住安全,在没有满足其他权利人同意处分的前提下应属无效协议。在其他产权人明确表示反对的情况下,合同一方无权依据无效合同对房屋实施拆迁。且原告一家是长期居住在本地的住户,其家庭情况和房屋属性是被告是熟知和了解的。退一步讲,即使合同有效,在房屋共有人明确表示反对的情况下,拆迁方也只能依据民事合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要求当事人履行合同,进而申请强制执行。而本案中拆迁方在未遵循任何法律程序的前提下而实施的强拆行为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5条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情形,对刑事犯罪享有预防、制止和打击法定职责的被告,按照法律规定理应对拆迁方立案追究其刑事责任。
2、从杨华秀本人的意思表示来分析
被告的法庭答辩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杨华秀本人同意拆房,并提交相关证人证言证明杨华秀当天还有帮忙搬取缝纫机行为,从而间接能够说明杨华秀本人是同意强拆房屋的。对于被告这样的答辩,原告及代理人深感悲哀。作为一个年已七旬的老人,在面对如狼似虎的拆迁人,在面对机器轰鸣的强拆现场,在面对合法财产遭遇侵害的紧要关头,她又能做些什么?她又该做些什么?如果没有老人搬取缝纫机的行为,恐怕这唯一幸存的财产在强拆面前也同样会消失殆尽片甲不存,我们即使发挥充分的想象力,也不能将老人搬取缝纫机的行为和老人同意拆迁的意思联系起来。况且所有的证人只是看到老人搬取缝纫机的行为,并没有亲自听到过老人表示同意拆迁的描述,被告对老人自救物品的行为做出了毫无联系的扩大解释,这样的扩大解释既缺乏事实基础又没有法律依据,当然也更不能作为被告怠于行使法定职责的借口。
3、从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判例来分析
从最高人民法院的行政指导案例以及相关司法判例来看,被告不存在相关免责的法定情形。最高人民法院《中国行政审批案例》第54号案例---公安机关不得以当事人应承担民事责任为由拒绝履行法定职责---郭长城诉河南省辉县市公安局行政不作为案。该案的判决已经生效。
该裁判要旨表明:当事人因民事纠纷采取不当私力救济,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公安机关不能以纠纷应当由法院处理为由拒绝履行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障公共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
五、被告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其及时、有效的履行了法定职责,按照《行政诉讼法》的举证原则,被告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1、纵观被告提交的所有证据材料,没有9月12日强拆房屋当日以及9月12日以前以及9月12日强拆房屋以后被告进行制作、调查、提取的任何证据。
2、证明被告在9月12日房屋强拆当日履行法定职责的证据只有证人证言,除了言词证据,在定性方面没有其它可靠证据。言词证据提供者的陈述受到感知能力、记忆能力以及判断能力等因素的影响,不能如实反映客观情况的可能性较大,甚至有的言词证据提供者还会基于个人利益的考量,也会歪曲,伪造和隐瞒事实。这些作证的人分别是业主委员会成员和拆迁公司的人,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证言倾向性严重,证明力小,与实际情况不符,真实性无法认可。
3、被告在原告已经向XX公安局申请复议期间收集、制作的证据,不予认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解释》第三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复议机关在复议过程中收集和补充的证据,不能作为人民法院维持原具体行政行为的根据。”
从原告提交的德阳市公安局对于行政复议申请受理决定可以看出,德阳市公安局受理行政复议的时间是2013年11月6日,而被告提交的多份证据系2013年11月6日以后调取的言词证据,这些证据属于在复议期间被告收集和补充的证据,按照法律规定,这些复议期间被告收集和补充的证据不能作为原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根据。
以上不难看出,原告自拆房事件发生半年前就已经向被告提交人身财产保护的申请请求,本案中应将原告申请保护直至房屋被拆除看作是一个完整的时间段内产生的行为,确认本案被告是否属于行政不作为应审核在这个完整的时间段内,被告是否履行了法定职责,而不应当仅仅判断房屋被拆除之后被告的行为内容,这才是本案的焦点问题,同时也是衡量被告行政作为与否的关键,更是认定被告是否及时、有效的履行了法定职责的核心所在。
综上,被告在接到原告的求助申请后没有及时给予重视并给予必要的调查核实;在原告报警后,被告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当天及时出警并履行展开调查工作;直至本案开庭时,被告也没有积极履行法定职责,对原告的保护申请以及报警行为给予准确的认定和核实。且从被告提交法庭的17份证据来看,无法得出被告及时履行法定职责的结论。代理人要强调的是,也正是因为被告的不作为以及消极怠职行为,导致了原告的房屋被拆迁公司非法拆除,财产遭受巨大损失。代理人恳求人民法庭依据本案证据和事实做出公正判决,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代理人: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律师:李利、曹星
 
 
2014年3月15 日

北京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所刊登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得视为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或引用该等文章的任何内容,请注明出处、作者。如您有意就相关议题进一步交流或探讨,欢迎与值班律师联系(13811021399)。

-法律不是冰冷的-

是你能感受到的温度

你的点赞与分享,是希望,是爱

让我们变得更美好

约我?请给张波律师留言

扫一扫添加:张波拆迁律师公众帐号

图片上长按识别二维码与张波律师做朋友

 
姓名:
留言标题: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主办全国各地征地拆迁纠纷案件

张波拆迁律师服务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版权所有 华盛律创法律咨询中心 Developed by www.ilaws.cn 备案号:京ICP备12044275号-1

总机:010-82278828 咨询热线:13811021399 邮箱:kczhangbo@sina.com

010-82278828 工作日:0:00-24:00
周 末:0:00-24:00
中国征地拆迁律师专家